搜索
※ 点这里下载手机APP,轻松上户外!【繁体中文】
 找回密码
 加入户外网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极速登录

本文来自

感悟生活

感悟生活

订阅|收藏 (26)

这里是一个温馨的家,是一个抒发情感和交流思想的小天地,是一个自由快乐的原创花园。

精选帖子

[本地原创] 农村娃 城市梦 (连载)

[复制链接]
12250 abin 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18-7-27 17:39:50 |只看大图

农村娃 城市梦
城市左岸◎著
字数:15万       
标签:农村故事 青春热血 社会现实 屌丝逆袭 励志传奇
主线:穷苦年代、风华大学、社会炼狱、涅槃重生。讲述一个农村孩子坎坷的成长经历,反映当代中国的现状,教育、医疗、投资、房地产等诸多领域对当代人命运的深刻影响
第一部分 穷苦年代
第一章 喜得贵子
70年代,一个寒冷的冬夜。
“哇~哇~哇~”
几声清脆的婴儿啼哭穿透了石脚山寂静的夜空,惊醒了鸡栏里的母鸡。
“嗝嗝咯~”愚蠢的公鸡以为天已亮;猪栏里公猪哼哼两声,挪动了一下笨重的身体,流着口水继续美梦;警觉的家犬闻声起吠,村前屋后,此起彼伏。
天上仿佛有文曲星划过,瞬间消逝。
顷刻,狗吠累了,并无外敌入侵,声音渐渐消隐,黑夜回归沉寂。只有村里冷得睡不着的老阿婆,探了探身子,侧耳听听窗外,发现没有动静,裹了裹身上发硬的棉被,继续盼着天明。
窗外寒风呼啸,从房顶上、墙孔中、门缝里不顾一切地钻进来,只有一户钟姓人家还亮着灯,忙得不可开交。其实,整条村几乎都是钟姓族人。
“七婶好,家里弟媳快生了,您近段不出远门吧,您高抬贵手,帮帮忙啊,谢谢恩人!”
接生婆几天前就被告知,可能快生了,让帮忙做好接生准备。在那个年代,接生婆是份不错的职业,受人尊重和侍候,附近村落就两个接生婆,“生意”多的时候都忙不过来,要提前预约,陪着笑脸、说着好话,红包礼物要送足了,顺利接生后,以后见面都得道谢,一辈子都得记着这个人情的。
“嗯,先别谢别谢啊,你们先找找隔壁村十婶她们啊,我老了,眼花了,手势没她们好啊!”七婶一身土布衣裳,倚在墙边,半眯着眼,对眼前毕恭毕敬的中年妇女说道。
接生婆这份差事也不是那么好做的,技术含量还是有的,如果学艺不精,运气差也会有失手的时候,那是一辈子都会自责的,背负着巨大的心理压力。所以接生婆给人的感觉很神秘,平日里不轻易露脸,露脸也不轻易说话,见人总是带着笑,但你永远猜不透她的笑里有几个意思。
平日里,哪家小孩快生了,其实接生婆早有耳闻,但她们不会主动过问的,直到你找上门来,再三央求,她才脸露难色地答应下来,个中原因,你懂的。
“不,七婶,您离咱家最近了,咱最信您的,您一定要帮这个忙呀,谢谢恩人!”中年妇女就差没跪下来了。
“好吧好吧,唉,你话都到这份儿上了,我不去都不好意思了,你们到时早点来通知我吧。”七婶觉得火候差不多了,故作为难地答应了下来。
“好的好的,谢谢七婶,谢谢恩人!”中年妇女如释重负,连声道谢后离开。
一周后寒冷的冬夜,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,钟乔,一个日后牛逼哄哄的人,已经紧紧握着他的两只小拳头,在接生婆的帮助下,呱呱落地,赤裸裸地,来到了这个人间。
“‘十一爪’生了个儿子。”白天,村东头几杆老烟枪蹲在一起下象棋,调谑着。
“十一爪”是村里闲散之徒给钟乔父亲起的外号,钟乔的父亲,生下来右拇指左侧就多长了半截小指,成年后更加明显,于是村里好事者背地里都叫他“十一爪”,后来经过演变,友好一点的就叫他十一叔。
十一叔肯定也知道别人这么叫他,他早习惯了,在他很小的时候,就经常被同龄人嘲笑和欺负,骂他是野种、怪物。
“啊!痛啊!痛啊!救命!救命!”
他非常清楚地记得,有一次,在村东头的荔枝林里,几个比他大的熊孩子死死地摁住他,拿着竹片就割他那半截手指,说要帮他割掉,不让他这个妖怪残害村民。
鲜血直流,痛得他哇哇大叫,幸好被路过的村大伯发现,才阻止了血案的发生,但是在十一叔幼小的心灵里,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创伤。
十一叔也不是排行十一,他是老二,上一哥下一妹,哥哥胆小怯弱,天生不爱理事,妹妹勤劳内向,19岁就嫁到附近村落去了。反而是十一叔,被欺负出了个性,小草也要从石缝中钻出来,越大越不怕事,虽然只上过几年小学,但却天生爱捣鼓,喜欢研究草药,农忙闲时,就一个人往山上跑,还试过几次吃错野草晕倒。
经过不断的历练,普通的跌打损伤、感冒发烧他都能治愈,慢慢成了附近小有名气的村医,老幼妇孺有个头疼脑热的都喜欢来找他,也开始受人尊重起来,一般人也不再嘲笑他“十一爪”,那反而成了他的符号,大家都亲切地叫他十一叔。
十一叔20岁那年,经媒婆牵线,娶了邻村一个女人做老婆。农村没有谈恋爱的说法,结婚是因为年龄到了就要结婚,是为了繁衍后代、延续香火,娶的老婆只要身体好够勤劳就行,最好是屁股大的好生养。
十一叔和十一婶结婚那年,中国还没有完全从日本鬼子的创伤中恢复过来,百废待兴,迎接新娘的,是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家,三间土屋是祖辈留下来的,下雨天得找足了木桶,因为房顶漏水的地方总是出人意料。
年代久了,加上雨水冲刷,土屋外墙上的红色语录也变了样,“毛主席语录”变成了“毛主席吾录”,“农业学大寨”远看像“农业学山寨”。
十一婶只上过两年小学,说是文盲也不为过,她是不会介意这个新家的,因为她娘家只有两间土房,这个新家已经多了一间了。
“阿女,来,戴着。”
出嫁那天,十一婶唯一的嫁妆,是母亲把手上戴的手镯送给了她,她一再推辞,但母亲硬是要塞给她,说是要保她平安,最后她只有含泪接受了。
“阿二,把家里的钱找出来吧,去市场买斤肉回来吧!”老父亲往水烟筒里塞了点老烟丝,点着火抽了一口,对十一叔说道。
结婚那天,十一叔家里人东翻西凑,拼出两元六角五分钱,到乡上集市买了一斤多肥肉,那个年代卖猪肉的没有袋子装,猪肉佬都是用生的长竹条把猪肉串起来,买的人就拎着回家了。
十一叔家里人当天拎着一斤多猪肉回家,路上别提有多威风了,一般人家买猪肉能买五毛钱就不错了,而且是一周一次。
猪肉拎回来了,炒了些菜,两家人在一起吃了个饭,这婚就结成了。
微信个人公众号二维码.png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户外网  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